谢邀,人在乌克兰,刚当雇佣兵,只为刷实习经验!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2-05-26 11:23
html模版谢邀,人在乌克兰,刚当雇佣兵,只为刷实习经验!

有段时间,“雇佣兵”题材的“兵王”网文,以及类似主题的影视剧作品在中文网络世界大行其道,“雇佣兵”一词一度要吹得老牛飞上浩瀚无垠的太空了。

这弄得好像雇佣兵是个什么令人尊敬的“职业选择”似的,以至于真有一些人靠着吹自己当过“雇佣兵”骗财骗色。即便有少数良心自媒体拼命辟谣,也无法改变一些人对“雇佣兵”的无脑跪舔。

但在激战正酣的乌克兰战场,这些“兵王”们的底裤终于被扒得干干净净。

赴乌参战的所谓外籍“志愿兵”

1

在中国“3?15”前一天,位于波兰、乌克兰边境沃洛夫斯基的“国际维和中心”,也上演了一出令乌克兰“消费者”直呼坑爹的大戏。

当天该“中心”被俄军十几枚导弹炸成一片狼藉,人员伤亡更是惨重,仅乌克兰官方通告就有35人,而有匿名内部人士透露“死亡200多人”,其中相当数目都是所谓的“国际志愿军”成员。

被炸的“国际维和中心”

当然,这些自诩“国际志愿军”的牛鬼蛇神,就是俗称“雇佣兵”的一帮人,虽然名义上是所谓的“来乌助战洋人”,一起“抵抗俄罗斯侵略”,实际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在导弹袭击前,这些人可谓耀武扬威,并且在社交媒体上各种自拍显摆。

其中,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那个什么“加拿大狙神”瓦力,他被传曾在阿富汗创造出3400米“世界最远狙击”纪录,是绝对的王牌。

营销号网传的瓦力在阿富汗的“训练照”

但之后,就传来他刚刚抵达“国际维和中心”就被俄军导弹击中而“落地成盒”的极富戏剧性的消息。

可不到一周后,这个瓦力却“死而复生”。

瓦力“复活”后的视频

据加拿大广播公司(CBC)报道, 瓦力在基辅前线和俄军对抗了一周后,期间为了避免暴露目标,一直没开手机,直到22日他撤销来休整后,才知道自己“阵亡”的消息在网上火了。

更令人没想到的是,瓦力也压根就不是什么“狙神”,虽然那次3400米狙击确有其事,但当事人的身份至今未明。瓦力在几周前只是加拿大一个程序员,只是接受过一些狙击方面的军事训练罢了。

而瓦力本人一方面故意装腔弄事保持“神秘”,一方面却在“复活”后积极接受各路媒体采访,并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开通另一个名为《瓦力日记》的电台节目,每天通报自己在乌克兰的“佣兵日记”,还和网友们互动。

由此可见,瓦力此举完全就是在制造热点,好为自己收割一波流量,至于他解释的什么“帮助需要的人”这个借口,基本可以判断是扯淡。

无独有偶,还有一个来自韩国的所谓“李根大尉”??韩国海军特战团的退伍军人,曾靠着教授所谓特战战术技能收获近80万粉丝,可谓炙手可热的军事类网红。

这货在3月6日声称自己拒绝韩国政府的劝阻,执意前往乌克兰“为正义而战”,并在自己社媒账户发了不少造型浮夸的“战术风”摆拍照,但在抵乌后就销声匿迹,以至于众人以为他也被俄军干掉了。

同样是过了一周,这个“李根大尉”也在网上澄清自己“没死”的事实。可没想到,就在“辟谣”没两天,就有在波兰的韩国留学生向韩媒爆料:“李根大尉”压根就没去乌克兰,他就躲在酒店里,在两个助手协助下拍摄短视频和摆拍照。

“李根大尉”本人的“澄清”文,已经被删除

目前,“李根大尉”的两个助手已经跑回韩国并接受调查,他本人的社媒号也删除了自己的“辟谣”帖子。

由此不难看出,这次赴乌参加所谓的“国际志愿军”中不乏这类专门为了蹭流量的“网红”,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积攒自己的人气,并想方设法变现,这要是死了还怎么去享乐。

除了“网红”外,也真的少数人是盲目追求“民主自由正义”,或者纯粹就是被“佣兵”题材影视剧、网文、游戏洗脑的“中二病晚期患者”,他们中有些有过一定战术训练经历,来乌克兰就为了想过“杀人”瘾头,以为可以像游戏中那样,远程拿着大狙或者用无人机、火炮杀人玩。

“李根大尉”被爆料造假的内容

比如有个巴西籍“志愿者”蒂亚戈?罗西就是这么一号人,他是一个职业射击手,在巴西会定期做狙击训练,他一心希望能够有大展身手的机会,尤其是和五常级别军队对抗,这说出去可比同贫民窟黑帮交手要有逼格的多。

蒂亚戈?罗西

可以说,这类人都是一群精致利己主义者,他们是自愿不假,但可不是什么“志愿军”,而是希望可以在绝对安全保障下实现自己的战场梦,并以此捞取利益。

这些“雇佣兵”抵达乌克兰的最初阶段,

还时常在社交媒体上发一发照片,秀一下日常

除此之外,赴乌的“外籍”武装分子中,还的确有一些真正的退伍军人,其中不乏美军、英军的老兵,甚至还有日本自卫队成员。

这些人的确是有作战能力,也实打实会上战场参战,但他们为的是得到援乌“国际志愿军”成员的认证。因为,他们希望能够在向正规“雇佣兵公司”求职时,履历可以好看一些。

当然,现代社会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雇佣兵集团了,因为早在冷战后期,各种私营佣兵武装组织严重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,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,联合国安理会也早在2004年就通过第1540号决议,将其定义为非法的“非国家行为体”。而且,《日内瓦公约》里也明确规定,间谍和雇佣兵成员不受条约的保护。

正因如此,到了21世纪后,原来的佣兵武装组织或者新成立的都开始转变方向,将自己打造成私人企业薪资的“私人武装安保公司”,简称PMC(private military company的缩写,又称民间军事服务公司)。

2

PMC的行动原则上属于企业行为,他们将自己的主营项目定义为安保,性质和银行押运员一样。

而PMC的主要服务目标就是正规军队,包括提供后勤保障、维持秩序、辅助作战,当然,也可以给正规军充当“黑手套”。

目前,美国军队是各类PMC公司最大的客户,而世界上最出名的雇佣兵组织??“黑水”的创始人也是美军退伍兵。

PMC武装人员

从20世纪90年代后,美军在海外动武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兵力和训练基地严重不足,跟不上了。

咋办呢?就找民间力量补充呗。

但多数传统的民间军事承包企业不大想?这浑水,响应不多。

这时候,一个叫埃里克?普林斯的前海豹突击队军官看到了商机。

于是,他索性一波梭哈,变卖了自己的家产,找到了几个当年的战友一起创业,开办了美国黑水保安公司。

埃里克?普林斯

黑水成立之初,只有6个人和1个小型战术训练营。

普林斯还是通过自己在军队里的关系,才拿到了第一笔订单。

黑水的训练营完全参照了海豹突击队的标准,这让美国海军高层很满意。

于是,短短三年,黑水的训练营迅速形成连锁,在全美各地开办了几十家,成为了美军最大的民间合作企业。

美国对外战争的频发,让黑水走向了事业巅峰。

美军在阿富汗、伊拉克都陷入了漫长的治安战,巨大的后勤压力与兵力不足,对黑水来说这就是满满的生意呀。

于是,黑水旗下的训练营被迅速挤炸,订单电话接到手软。

很多时候,黑水忙到从头培训新兵都来不及了,不得不开始高薪招募退伍军人,组成了PMC安保部队,大量进入伊拉克,这些人一般不穿军装,都是纯色的战术裤,以表明自己的非正规军身份。

以至于到后来,黑水部队的成员,已经多数都是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油子,甚至许多美军一线作战部队官兵前脚退役回国,后脚就加入黑水。

和美军并肩作战的PMC武装人员

到了2009年美军撤出伊拉克前夕,美军和PMC武装人员的比例竟然夸张地接近了1:1,等于美军把伊拉克战场都快“外包”出去了。

从2002年到2005年,黑水的营业额暴增了600倍,手下的雇员多达25000人,作战飞机72架,武装人员遍布9个国家。

在伊拉克的黑水雇佣兵

但是,因为是协助美军打侵略战争,所以黑水在外面的名声当然不会好听。

而且,事实证明,这些退伍的兵油子和他们在美军部队里面的确是一个德行。

2003年,黑水员工被曝出在伊拉克虐待战俘,黑水高层后来进行了内部整顿。

但黑水士兵多为美国退伍军人,军纪差劲的恶习深入骨髓,难以改正。

伊拉克调查人员向媒体展示黑水虐囚的证据

2007年,黑水公司的警卫在护送美国国务院车队时,有几个成员竟然谎称自己受到袭击,突然向围观的伊拉克平民开火,造成8名伊平民惨死,13人受伤。

遭黑水武装人员扫射的现场

帮美军擦屁股擦太久了,总有一天要引火烧身的。

2004年,4名黑水精锐成员替美军押运战术后勤物资,黑水照例找了当地的伊拉克民团带路。

然而,让黑水士兵想不到的是,这次给他们带路的伊拉克人对黑水恨之入骨。

对方在知道他们的身份后,立刻将其行军路线出卖给了当地反美武装。

向导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故意带错路,将黑水车队吸引到了一个闭塞的公路环岛上。

等4名黑水士兵发现不对时,为时已晚。

数百名伊拉克武装人员突然窜出,4个黑水士兵坐的汽车没有装甲防护,他们根本来不及还手,就被打成了筛子。

4名黑水士兵被杀死后,愤怒的伊拉克反美武装还将车辆点着焚烧,把4个人的尸体烧成了焦炭,拖到费卢杰城游街,把尸体挂在桥梁上示众,期间无数伊拉克民众涌过来朝尸体吐口水,集体欢呼叫好。

这也就此成了黑水的“成名之战”,许多中国民众正是因为这次事件,第一次知道了黑水的大名。

2005年4月,黑水的一架Mi-8直升机在伊拉克被击落,飞机上11名雇员死亡;

2007年1月,一架黑水H-6直升机再次被击落,5名雇员死亡。

不断翻车后的几年,黑水业务量持续下降,于是,黑水在2007年改名为黑水国际(Blackwater Worldwide),标志也换了。

但换个马甲解决不了问题,2009年,黑水国际还是传出了枪杀平民的丑闻,这下,“黑水”这名字是彻底臭了。

最终,他们在2009年底改名为“阿卡迪米”(Academi),主要业务也从武装安保变成后勤运输和培训了,少干脏活少吃亏。

黑水公司历代LOGO

“黑水”因为名声在外,成了许多现代佣兵题材小说里的反派,更被吹成世界最强雇佣兵集团,但其实,即便是在黑水鼎盛时期,它在PMC行业里排名也不是第一。

作为老牌殖民国家的英国,在雇佣兵领域很有发言权。

目前,全球第一大民间军事服务公司是英国G4S(杰富仕),早在1901年就成立了,足迹遍布全球125个国家,手底下的员工有65.7万名。

就职于G4S的退役特种兵

他们的客户主要是美、澳的一些跨国公司,负责公司的安保啊,关键物资的护送啊等等等等,涉及多种领域,是行业内的专家。

G4S在国内之所以没有黑水有名,主要是没去帮美军干“脏活”。

此外,还有南非的EO公司、美国ADT公司、美国CACI国际公司等几十家PMC公司,都和西方国家政府、军队往来密切。

除了“黑水”这类的欧美PMC公司外,俄罗斯也有自己的私人军事服务公司,其中名气最大的当属乌鸦之前提到过的瓦格纳集团。

瓦格纳的创始人是俄前特种部队军官德米特里?乌特金,此人曾参加过80年代的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和1990年代的两次车臣战争。

乌特金此前是俄罗斯另外一家知名PMC公司??“斯拉夫军团”的骨干成员,并在2013年秘密潜入叙利亚帮助巴沙尔政权对抗反对派和ISIS武装,同时守护油田。

不过,当时俄官方并未给予支持,同时在叙利亚时期,“斯拉夫军团”的薪资待遇不够合理,这促使乌特金另立门户,组织力量参与2014年的乌克兰顿巴斯冲突,成立“瓦格纳集团”。

从军时期的乌特金

“瓦格纳集团”没有公开的地址,也没有登记的电话号码或者官方记录,更不像阿卡迪米(黑水)、G4S那样面向全球招募,优先考虑有战斗经验的俄籍退伍军人(据乌克兰方面透露,“瓦格纳”还有多达10%的乌籍雇员)。

集团的成员包括俄军各部队的精锐,实战经验丰富,在顿巴斯冲突期间,协助两大分离的“共和国”民兵武装对抗乌政府军,取得了巨大战果。

至此,“瓦格纳”一炮打响,开始在叙利亚、非洲等地频频现身。

俄政府也开始逐渐重视PMC的作用,因为“瓦格纳”们的存在让俄罗斯在卷入争议性地区冲突时放低身段,同时也减少俄正规军的伤亡,以减轻国内的政治压力,而在行动中“瓦格纳”的战争犯罪行为,也不会被追究到俄政府身上。

此外,“瓦格纳”因为坚持精兵政策,比其他很多PMC要更加骁勇善战,这使得其员工的待遇水涨船高,集团也不断提高入职标准。

乌特金被曝光说有纳粹纹身

而且, 这些高薪的PMC也造成了正规军的困扰??许多现役优秀士兵往往会贪图高额佣金,选择提前退伍,甚至擅自离队“跳槽”PMC,造成军队人才严重流失。

以美军为例,其人才培养周期长、成本高,一名特种部队军人需要多年培训才能达到职业技能标准,其日收入在100?300美元间,而同样资历的“阿卡迪米(黑水)”雇员日收入是其10倍??约 1000?3000 美元。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或海豹突击队成员的平均年薪约为5万?8万美元,但同样技能的MPRI公司雇员年薪约20万美元,如果有作战任务还会有额外奖金,受伤、阵亡则有更高抚恤,从数万到数十万美元不等。

南非EO公司和英国G4S公司,待遇也都能达到普通欧美国家正规军的5到10倍。

俄罗斯“瓦格纳”的待遇虽然比上述几家公司略低,但因为招募人员仅限俄乌,依然让现役的俄军精锐难以拒绝。

“瓦格纳”正式员工平均月薪5000美元,要是参战后受伤,补偿金在1-2万美元,不幸阵亡则可以得到5万美元的抚恤,这种待遇远超俄正规军,毕竟后者中待遇相对较高的潜艇兵月薪也不到2000美元。

当然,因为名额有限,PMC行业就职率越来越低,许多非特种部队出身的普通正规退伍兵往往被彻底排除在外,唯一能够获得面试机会的就是让自己有“实战经验”。

但想实际参战并不是一件容易事,除非所在国突遭侵略或者是像美军那样频繁对外侵略,所以,以所谓“国际志愿兵”身份去战乱国家或地区参战是一个好方法。

3

一般情况下,这类的活动都有当事国家或者地区政府的邀请,比如这次乌克兰政府直接呼吁“国际军团”加入;在2014年后,ISIS强势崛起时,叙利亚、伊拉克的库尔德自治政府同样也呼吁“国际志愿兵”援助。

当时,叙、伊政府军被ISIS打得大败溃逃,位于两国的库尔德人聚居区遭到ISIS的围攻,大量平民被恐怖分子杀害。

库尔德方面用女兵做外宣,获得巨大同情

而库尔德的自卫武装普遍装备落后,难以和缴获了大量美式、苏/俄式装备的ISIS对抗,于是不断通过社交网络和国际媒体的报道,使许多人“自愿”前往该地充当“反恐义军”,这些成员和如今在乌克兰的外籍武装人员一样,有许多退伍军人或者类似于此的“网红”。

诚然,他们去那边是需要和库尔德方面打招呼,库尔德会派人和他们在土耳其等周边国家接洽,他们中许多人都是自带装备参战,加上国际反恐的绝对政治正确,一时间,全球舆论都对他们赞美有加,极少有人质疑。

只是,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伊、叙作战的这些“反恐志愿军”极少去一线直接作战,更多的是充当二线辅助作战人员,甚至干脆就是在安全的驻地做义工,帮助在难民营的孩子,已经和普通的慈善行动志愿者没有区别。

更有甚者,库尔德方面也特别照顾这些人,不仅百般呵护,并且还利用这些“志愿军”里的网红,向全球宣传库尔德人的“英勇无畏”。

即便是参战,也都是在取得绝对优势,只是做战场清扫收尾工作时,邀请众人参战,基本就是朝着大概目标开几枪完事,最多是操纵火炮炸一炸。

外籍“志愿兵”对抗?ISIS

总之,这些赴伊叙的外籍“志愿兵”伤亡很少,一个月出现个位数伤亡都是不得了的事情,而且还基本都是意外事故,即便是战死沙场也多为流弹,不会出现大规模伤亡。

可以说,ISIS武装是完全无法给这些外籍“志愿兵”造成严重威胁的,因为欧美空军、无人攻击机也在定期轰炸ISIS,去那边打仗真是既安全又刺激,还能带来额外的谈资和流量以及宝贵的“工作经验”。

对抗ISIS的英籍华人黄磊

此外,还有一些像非洲的战乱国家,到处都是黑蜀黍“随缘射击”的地方,拥有更好的战术配件、更好的装备就能够杀个七进七出,极大地满足他们的“杀人”瘾头。

可在乌克兰却完全不一样了,不仅对手是拥有完整军事工业体系的军事强国,曾经仰仗的空中优势也荡然无存,外籍“志愿兵”发现,乌克兰形势远远比宣传的恶劣,乌军处在绝对劣势,根本不能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,即便是躲在后方的利沃夫,也能被俄军导弹千里取人头,这仗没法打。

俄军“伊斯坎德尔”战术导弹

更令这些外籍“志愿兵”恐惧的是,乌政府也是“不讲武德”、“破坏行规 ”。据多名从乌逃跑的外籍“志愿兵”透露:乌克兰人强迫他们签“终身条约”,一个月就给几百美元生活费,十几二十发子弹的破枪,甚至什么都不给,就把这群外国人往危险前线送,这就是要叫他们充当毫无意义的炮灰。

加拿大“志愿者”保罗?休斯已经离开乌克兰,home88-必发

并表示现在就是后悔,

因为乌军方连一杆枪都不发

更有许多外籍“志愿兵”发现,原本说好自己只是在二线充当后勤辅助,结果来了之后,乌克兰政府翻脸不认账,居然强迫他们在经过仅仅数周的培训后,就直接往基辅、赫尔松等激战正酣的前线送。

4名在袭击中幸存的巴西“雇佣兵”已经逃回波兰

令他们恐惧的还有俄罗斯的威胁。

早在3月3日,第一批外籍“志愿兵”抵达乌克兰后,俄国防部就宣布:这些人不属于国际人道主义法律规定的战斗人员,他们没有战俘待遇。

这下好了,投降都不行了。

对于这些根本没有什么崇高信念的人来说,选择去当“志愿兵”的一个大前提就是自己不能死,否则一切都是枉然了,命都没了,什么“工作经验”、恰流量饭还有什么意义?更何况,乌克兰政府还特别抠门,几百美刀都不给。

正因如此,大量外籍“志愿兵”开始逃离乌克兰,并且还在网络上拼命警告其他被西方舆论忽悠的“勇士”赶紧跑,乌克兰是“陷阱”。

那么,去乌克兰的没有一个真外籍志愿兵吗?当然也是有的,比如和俄罗斯有仇的格鲁吉亚志愿兵、波罗的海三国志愿兵以及车臣分裂派系的残匪,对于他们来说,本来对手就是俄军,加入乌克兰一方作战后,和俄军的差距还比以前变小了,毕竟乌克兰是有美国的间谍卫星等情报支持,同时也有一些西方武器装备,在乌杀死一名俄军的难度比以前低多了。

反俄的车臣分裂派系非法武装

只是,这类真“志愿兵”数量占比很低,可以忽略不计。

说到这里,一定还有朋友觉得疑惑,这些人在战场上混到经验,最终不是为了加入PMC吗?但加入后不还是得上战场送死吗?

其实这没什么可疑惑的,不论是美国、欧洲还是俄罗斯的PMC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帮正规军擦屁股,干脏活,随同正规军出动。

而且公司可不像个人那么天真,选的对手都是软柿子,敌人基本上不会有空中支援、导弹等优势武器,同时还能得到正规军的火力掩护,他们更不用担心被送到前线当炮灰。

毕竟,他们频繁出现伤亡,不仅会让当事国掩盖黑幕难度增加,同样的,PMC公司本身还要赔大笔死亡补偿金,这无疑是得不偿失的。

因此,公司方和正规军在用起这帮PMC的时候都是十分慎重,也尽量会使其远离一线战场。

更何况,这群人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物质金钱而战,没有了信仰主义加成,在欺辱弱小的时候尚能逞凶一时,一旦遇到成体系的正规军,瞬间就作鸟兽散了。

所以,如果今后再有人吹嘘自己当过什么“雇佣兵”,去XX“打过仗”,直接举报叫他蹲班房就行了。

当然,网络上那些吹“雇佣兵”的兵王题材网文、影视剧、游戏也该换换套路了,将一群唯利是图,精致利己主义者吹上天,没人会认可。

参考资料:

刘心雨:私营军事安保公司国际法律问题研究

王秀梅:《蒙特勒文件》对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的规制评析

王秀梅:雇佣军、私营军事公司与非洲

徐建平:私营军事公司雇员承担战争罪及其引起的国家责任

何浩:冷战后私营军事公司的兴起及其影响

李?:雇佣兵,替美国冲到战争第一线

逯维娜:比美国雇佣兵扛打的俄罗斯雇佣兵

知乎@吴兴威VVL